英国虽然赢了鸦片战争但是却进不去广州城,而这里一个人最难受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盐城工学院教务处_延边大学综合信息门户_烟台南山学院教务网聊城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盛夏的傍晚,天气热得发燥,广州万和洋行的附近,却聚集了大批的平 民百姓。他们赤裸上身,辫子盘在头顶,手持刀枪棍棒,喧闹着冲向万和洋行。无数 的石头砖块像暴雨一样,转眼就把洋行的窗子砸得粉碎。愤怒的民众转眼间就拆毁了 洋行的栅栏和大门,把躲在洋行中战战兢兢的外国人拉出来暴打一顿。房子被点燃了, 火焰在渐渐暗下来的暮色中格外明亮,席卷了一切货物和房屋。在不远的街角处,站 着几个清军,然而他们却指指点点,谈笑风生,完全没有要制止民众的意思。几个幸 免于难的外国人,躲在不远处的一座房屋内,胆战心惊地偷偷看着民众的行为。这只 是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广州市郊经常发生的一幕场景。

《南京条约》签订以后,大喜过望的英国人以为从此打开了清帝国这个古老而神 秘的国家的大门,举国上下欣喜若狂,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合约签署后的7年 之内,他们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居然是要如何进入广州城。

事情的起因是《南京条约》本身中英文本之间的文字差异。根据《南京条约》英 文本的记载,英国人具有了居住于五个通商口岸“城镇”的权利,而中文本中关于这 一条约的记载则是“寄居大清沿海……五处港口”。在四万万大清子民最多只能说几 句洋泾浜英语的时候,这种错误是不可避免的。

矛盾因此而产生。英国人不能忍受300名外国商人只能在900亩土地上变相隔离 的事实,特别是当他们知道上海的同行们已经有了 “租界”的时候更是如此;另外一 方面,英国人当时并没有认识到中国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并不是便宜的英国棉纺织品可以轻易摧毁的,从曼彻斯特到广州,几乎所有的英国商人都认为,清政府刻意将他 们封闭在广州城外,导致中英贸易无法如他们所想那样大发横财。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频频向英国政府加压,要求其采取更严厉的措施以确保清政府如实履行《南京条约》。 1846年底,素以强硬著称的巴麦尊重新担任英国外交大臣,英国政府要动真格的了。

而中国这边状况则针锋相对。自从鸦片战争以来,广州及其周边地带的排外情绪 就空前高涨。特别是清政府官员在鸦片战争中无能懦弱的表现更是让当地民众无比失 望。他们自发组织了“团练”,维护地方社会的安定团结。通过士绅阶级的串联,当 地的民众对英国人的抵制和仇恨情绪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高潮。1841年,曾经在三元 里人民抗英斗争中起到了消极作用的广州知府余保纯主持南海县的科举考试,被愤怒 的秀才们赶出了县学,并最终辞职。

此时清政府负责办理善后和通商事宜的是钦差大臣、两广总督耆英。他遵循着清 政府中庸之道的一贯政策:一方面,他不能让英国人得寸进尺,否则清政府统治的合 法性就会受到民众的质疑,甚至引发叛乱;但另一方面,他又不能不对英国人表示一 定程度的妥协,否则英国的军事威胁也颇为令人头疼。就这样,耆英夹在中间,不时 受着来自两方面的窝囊气。

最初,在南京条约签订之后,耆英本想按照《南京条约》的规定和英国人的要求, 将广州向外国人开放,但英国人自己却并没有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克制以配合耆英 开展说服当地民众的工作。1842年年底,有一个印度籍炮手和当地小贩发生争吵 并将其刺死,愤怒的民众自发组织起来,打砸抢烧了英国商馆。耆英不得不出动 兵力镇压了这一次暴动。因为这个缘故,1843年时,耆英打算宣布开放广州城的 决定遭到了当地人的激烈反对,当时的英国公使璞鼎查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了立刻人 城的打算。

1844年,德庇时接任为英国公使。他和巴麦尊一样,都是强硬派的代表。他上 任一年以后,便直截了当地向耆英提出进入广州城的要求,他认为清政府是在蓄意搪 塞拖延;面对咄咄逼人的德庇时,耆英只好与英方于1845年下半年陆续举行了一系 列会谈。英国驻广东领事马额峨是英方的谈判首席代表,在他最终以拒绝向清政府归 还舟山群岛威胁时,耆英只好屈服。1846年初,耆英发布通告,宣称外国人将进入 广州城。

然而出乎耆英的预料,当地百姓对这一通告表现出空前的抵制。就在官方通告 发布的第二天,大街小巷就出现了大量的揭帖,声称洋人进城一步,定然格杀勿论。 而且由于事机不密.广州知府刘浔在耆英的授意下正在与英国人商谈进城的具体日 期这一秘密被泄露了出去。得知此事的当地民众在刘挦结束会谈返回衙门的时候借 机发难,他们高呼:“官方清道以迎洋鬼,其以吾民为鱼肉也”,并且指斥刘浔“彼 将事夷,不复为大清官矣”。愤怒的民众冲进了知府衙门,烧掉了刘浔的官服,刘 挦落荒而逃。

民众的怒火让耆英如坐针毡,他不得不贴出告示宣称支持民众的态度,并且声称 先前的举动只是考验一下民众的爱国热忱。而道光皇帝的谕旨也仍然含糊其辞地表示 了对当地民众态度的重视。在这种情况下,英国人只好暂时放弃了入城的要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