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澳大学忧中国留学生减少 中澳紧张或令学生放弃赴澳 国际新闻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盐城工学院教务处_延边大学综合信息门户_烟台南山学院教务网聊城
阅读模式

  参考消息网3月7日报道 英媒称,澳大利亚的大学从中国招收的留学生人数与往年持平,对于该国第三大出口产业以及享有不错声誉的大学而言,这是个令人担忧的信号。

  据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杂志网站3月5日报道,据内政部说,去年下半年,获准赴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机构留学的中国学生的人数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4.2%。然而,这一增幅只出现在那些已身在澳大利亚的申请者中。从国外成功申请的中国学生人数几乎没变,这暗示着澳大利亚如今正在循环招收其最有利可图的学生。

  报道称,内政部关于学生签证和临时毕业生签证的最新双年报告也显示,尽管在澳大利亚国内申请学生签证的中国人数量总体上增加了30%,然而所谓的离岸申请——在澳大利亚以外地区提出申请——的人数仅增加了6%。

  报道称,在高等教育机构招收的持有学生签证的新生中,中国人仍轻松占据榜首。然而,其比例从2016年下半年的39.7%下降到一年后的38.3%。

  报道认为,这一数据可能令澳大利亚的大学紧张不安,担心从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招收的学生人数可能大幅减少。中澳两国关系因为外交因素以及在大学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而呈紧张态势。

  报道称,人们正在为澳大利亚教育部长西蒙·伯明翰访问中国做准备,而澳大利亚大学联盟计划于4月派出由多位副校长组成的代表团。

  报道指出,但更大的潜在担忧是,中国留学生们受到紧张气氛的影响,并最终放弃赴澳大利亚留学的计划。

  《澳大利亚人报》去年进行的一项分析得出了以下结论:悉尼大学16%的运营收入直接来自于中国留学生的学费,而在新南威尔士大学,这一比例为19%。

  资料图: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大学,一名女学生在许愿墙上贴许愿条。新华社记者金林鹏摄

   【延伸阅读】澳媒称美国海上霸权已被中国动摇 澳大利亚却仍懵懂无知

  参考消息网2月3日报道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1月31日刊登《随着世界力量逐渐远离海洋,澳大利亚有可能被卷走》一文,作者为凯瑟琳·麦格雷戈。文章摘编如下:

  1788年1月,英国舰队驶入植物学湾,奠定了自己拥有世界上最大海军和贸易大国的地位。自从植物学湾树起英国国旗以来,澳大利亚的命运就与这个当时占统治地位的海上大国的命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全球海上霸权从英国和平地传递到美国。

  澳大利亚至关重要的海上通道以及现在包括太空和网络空间在内的全球共同资源的自由准入,得到了与澳大利亚共享价值观的仁慈外部大国的保障,澳大利亚是由他国资助的安全净进口国。正因如此,美国战略态势的转变对澳大利亚来说至关重要。

  休·怀特在最新的《季评》 季刊中,提出了一个有说服力的例子,那就是美国正在从澳大利亚这个最具安全关切的区域全面撤退,我很遗憾地认为他说的没错。

  最新的美国国家安全声明证实了这一点,虽然这一声明口气坚定地承诺要打败国家威胁并把中国和俄罗斯列为“对手”,但却没有得到一个可靠的部队结构的支持。尤其是,美国在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最为重要的地区的力量正在减弱,那就是与澳大利亚的东盟邻国交界的地区。

  华盛顿称要进行战略调整,打击传统国家对手而不是恐怖主义。虽然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军事力量,但中东和东南亚地区的漫长战争已经让它消耗过度了。它的核导弹力量已经陈旧,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和现代化。它的空军对全球力量投射至关重要,但是其飞机老旧,在战备状态方面处于历史低水平。共和党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冻结支出,这严重削减了对美国空军的投资。

  反观中国,她拥有长达1.4万公里的海岸线,可建有极好的深水港,它还与巴基斯坦、泰国和缅甸等国共享陆地边界,而且它并不面临严重的外围敌人。

  我认为,南海的现实已经发生了改变,美国执行的航行自由演习只是个空洞的姿态,美国不会冒险在西沙群岛甚至台湾问题上擦枪走火。

  在我看来,大不列颠称霸海上的时代已经结束,事实上西方的海上霸权时代也是这样。而澳大利亚懵懂无知地进入这个新时代,还在说着陈词滥调,称不在贸易和安全合作伙伴之间选边站。(编译/洪漫)

  (2018-02-03 00:20:01)

   【延伸阅读】澳大利亚政府收紧外来投资限制 外媒又拿中国影响力说事

  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 外媒称,澳大利亚1日宣布将收紧对外国投资者投资澳大利亚电力基础设施和农业用地的规定,原因被认为是担忧中国在澳影响力,这一决定正值澳大利亚发布选举报告之际。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2月1日援引法新社报道,从即日起,外国投资者在收购价值超过1500万澳元的农业用地之前,必须要证明该土地之前已经对本国居民公开挂牌出售至少一个月,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机会去购买。在这一期限之后,该地才能够出售给外国人。

  报道称,据政府人士透露,新措施是为了避免一些土地所有者与外国投资者直接私下达成交易,根本不对外出售。澳大利亚财政部长莫里森坚持强调,堪培拉政府仍然欢迎外国投资者购买澳大利亚农业土地,只要不违背国家利益。

  “我们希望看到公平和透明的程序,在一些案例中,外国企业收购了根本没有上市售卖的资产”,一位熟悉莫里森政策思路的知情人士向外媒透露。

  与此同时,外资收购电力基础设施也将面临更高的门槛,澳大利亚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新的限制措施,包括要对“行业内部所有权的累积水平”进行评估。

  德国之声的报道称,澳大利亚宣布的这一措施的背景是澳国内对中国影响日益增长的担忧,尽管相关的文件中并未直接提到中国。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月1日报道,自2015年一起引起争议的资产出售案之后,澳大利亚就日益收紧其外来投资规定。2015年,中国企业岚桥集团收购达尔文港,事前对这笔交易不知情的美国防务长官对中国在达尔文市的影响力上升发出了警告,该市的一处海军基地驻扎着美国海军陆战队。一年后,莫里森阻止了总部位于香港的长江基建和中国国家电网对澳大利亚国有配电公司Ausgrid股份的收购,这原本是一个1000亿澳元的国有资产私有化计划的一部分。

  根据毕马威和悉尼大学的一份报告,自2007年以来,澳大利亚是中国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国,累计投资额达到900亿美元。在澳大利亚为期4年的矿业放缓期间,是中国的投资支撑了澳大利亚的经济,但也因中国公司对澳大利亚农场和一些基础设施的收购,引起了部分澳洲人的“担忧”。

  (2018-02-02 08:11:13)

   【延伸阅读】巴布亚新几内亚:中国对全世界作出贡献 澳大利亚别害怕

  参考消息网1月25日报道 澳媒称,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说,对于中国在澳大利亚和太平洋地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澳大利亚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1月23日报道,中国对澳大利亚邻近的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与援助让澳大利亚政府越来越警惕。

  不过巴布亚新几内亚外长伦宾克·帕托让澳大利亚放心,说巴布亚新几内亚能够处理好与澳中两国的关系。

  他说:“巴布亚新几内亚仍然是澳大利亚亲密、可靠和信任的朋友,我们将一道解决所有关切的问题。”

  帕托说,巴布亚新几内亚将继续寻求中国等国的援助和贷款,尤其是为了发展基础设施。

  他说:“中国对全世界作出了贡献,对巴布亚新几内亚也不例外。”

  “只要符合我们人民和国家的利益,巴布亚新几内亚都可以接受和进行合作。”

  帕托说,他的国家长期接受澳大利亚的援助,因此学会了如何评估和管理外来资金。

  他说:“利用与澳大利亚交往的经验,我们将与其他所有发展伙伴一起努力,确保整个过程顺利无误。”

  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内税收委员会前专员那哥拉·博根说:“中国人工作卖力,适应性很强,敢冒险,而澳大利亚人则不然。”

  报道称,近年来,由于国内经济不佳,澳大利亚对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投资停滞不前,而中国的投资却在不断增长。澳大利亚企业似乎在退出,它们留下的巨大真空正在被中国人填补。(编译/刘宗亚)

  资料图片:这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锡德亚岛黄昏景象。新华社记者 张建松摄

  (2018-01-25 00:20:01)

   【延伸阅读】港媒:中国人重振澳大利亚奢侈品零售业 承包当地近八成销售

  参考消息网1月11日报道 港媒称,在澳大利亚,一个沉睡多时的奢侈品零售行业被来自中国的游客、学生和大城市居民所注入的资金唤醒。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月10日报道称,据来自美国市场调研机构宜必思世界公司的数据,自2013年以来,主要集中在悉尼和墨尔本两个城市数个零售商业区的澳大利亚奢侈品零售行业年均增长速度达到了10.2%。

  报道称,与许多亚洲城市的奢侈品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形成对比的是,澳大利亚奢侈品零售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处于服务不足状态,在这一增长背景下,全球奢侈品大牌,尤其是路易威登集团和开云集团旗下的品牌纷纷在澳洲开设新店或是重装店铺。

  过去3年中,路易威登(占澳大利亚市场份额的15.4%)、蒂芙尼(占市场份额的13.2%)和普拉达(4.8%)等主要品牌都扩大了规模,重装了店铺,而巴黎世家、梵克雅宝、卡地亚和圣罗兰等新品牌则新建了零售店铺。

  商业地产咨询服务公司世邦魏理仕的澳大利亚零售团队负责人蒂姆·斯塔林说:“在过去的12-18个月中,我们看到澳大利亚出现了这种趋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路易威登、香奈儿和普拉达这些长期在澳大利亚的品牌所获得的成功推动的。”

  据全球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公司的数据,中国消费者支出占全球奢侈品零售额的32%。而在澳大利亚市场,据业内人士估计,中国消费者支出至少占到了零售额的三分之二。

  斯塔林说:“这些品牌获得成功的原因是,澳大利亚约60%至80%的消费来自中国人,不仅是中国游客,还有居住在澳大利亚和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中国人。”

  他说:“我认为这些品牌,尤其是路易威登集团,很快就利用了这一点,并推出了赛琳和纪梵希两个品牌。现在所有这些品牌都运作良好。”

  报道称,澳大利亚奢侈品市场中的“中国”消费者是一个复杂和迅速演变的消费者群体,其中不仅包括中国游客(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中国游客的数量占澳大利亚总入境游客数的12%),还包括17万多名在澳大利亚高校学习的留学生,以及在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居民,他们中有一些人主要居住在澳大利亚,另一些人则在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往返。

  总部位于悉尼的数字营销机构“准备好去中国”公司的珍妮弗·斯巴克表示:“我认为这个行业非常依赖中国买家,他们都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买家。他们都希望与中国买家做更多的生意。”

  斯巴克回忆说,在梵克雅宝最近在悉尼主办的一个VIP之夜上,据她估计有多达95%的客人都是中国人,他们都是有中国背景和澳大利亚住址的高净值人士。

  据斯巴克说,澳大利亚的奢侈品牌不是利用传统的广告渠道接触这些购物者,而是通过在社区内“借助”中国人的微观影响力,继而影响这些人的朋友的购物行为。

  斯巴克说:“(在悉尼)有一位女士非常有号召力。她是超级品牌的购物女王,她曾与爱马仕和其他一些品牌合作,并与她的女友们一起为爱马仕组织过多次活动。她没有得到过报酬,她不需要钱,但他们与品牌一起做工作,是一些微观影响人士。”(编译/林朝晖)

  (2018-01-11 00:23:4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