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关系紧张或致中国留学生减少澳高官急谋对策补救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盐城工学院教务处_延边大学综合信息门户_烟台南山学院教务网聊城
阅读模式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港媒援引《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称,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开始不建议学生到澳大利亚留学,作为对澳大利亚外国安全政策的“惩罚”。堪培拉担心会打击每年310亿澳元(约合1542亿人民币)的教育服务出口市场,正采取紧急行动补救。

据香港《星岛日报》2月23日报道,教育是澳大利亚利润最高的出口市场,单是中国留学生每年花费就高达90亿澳元。14日,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继去年12月后,第二度在官方网站发出中文留学警告,称澳大利亚不同地区“发生数宗侵犯中国留学人员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案件”。此外,近日超过20个参观新南韦尔斯州学校的活动取消,至少4个原定一月举行、中国资深教育人士与澳大利亚校长的交流也要“顺延”。

报道称,澳大利亚当局上周末播放了一段影片,联邦教育部长伯明翰在片中宣扬澳大利亚是“安全、友善的地方”。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称,外长毕晓普也就巩固教育市场向中国示好。伯明翰今年稍后将访问中国,澳大利亚大学联盟也打算于4月组织校长代表团前往中国。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总裁霍尼伍德表示,澳大利亚是安全的留学地。他说,任何指称“澳大利亚不是一个非常安全开放的留学地的言论,是抹杀(中澳)两国长期有效联系的意义”。对于中澳关系紧张,霍尼伍德保持乐观,认为是暂时性的。

澳大利亚官员22日表示,总理特恩布尔本周将在华盛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届时中国的崛起力量与重生的跨太平洋贸易协定,是最重要的议程。

【延伸阅读】中国留学生成韩国雇主“救星” 韩媒:时薪低 还不用休假

参考消息网12月23日报道 韩媒称,韩国政府将明年的最低时薪上调至7530韩元(1韩元约合0.006元人民币),较今年上调16.4%,创2000年以后的新高,彰显了文在寅总统履行竞选纲领实现最低时薪突破1万韩元的决心,但这使中小企业和小工商业者的人力成本大增,企业负责人们正勒紧腰带,寻找一切开源节流的方法。

据韩国《亚洲经济》网站12月21日以《最低时薪成不能承受之重 中国留学生成便利店“救星”》为题报道称,位于庆尚南道巨济市的一家罐头食品厂目前有150多名员工,目前平均月薪为130万韩元,按照上调最低时薪的标准,明年最低月薪将涨至150万韩元以上,加上退职金及各种津贴,实际涨薪幅度在20%左右,预计将新增3亿韩元的人工成本,令负责人愁眉不展。

此外,劳动密集型产业较多的农村情况更不容乐观。在忠清北道镇川郡的一处彩椒农场,目前雇佣有12名外籍劳工,目前平均月薪为146万韩元,明年将超过160万韩元,农场负责人正在考虑取消员工免费食宿的待遇以及交通费补贴的方法以节省成本。

韩亚金融投资证券分析称,此次上调最低时薪将导致便利店加盟店主的收入减少9%。这是在假定加盟店销售额上升2%的前提下,将人工费用的上升幅度计入成本后得出的结果。便利店店主们正在寻求各种权宜之计,雇佣中国留学生便是最常见的方法之一。

报道称,位于首尔东大门区的一家便利店目前以每小时6000韩元的工资雇佣了一名中国留学生,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持学生签证的外国留学生原则上无法进行带薪工作,在进行合法打工时需要活动许可申请书、指导教授推荐信等资料,每周工作时间(除寒暑假)不得超过20小时,也无法获得休假补贴,受到大批便利店店主的青睐。

韩国政府规定,员工30人以下的企业每人每月可获得13万韩元的额外补贴,不少小企业也在这一政策上“动脑筋”。位于京畿道金浦市的一家金属制造企业正在考虑将员工人数从目前的35人削减至29人,企业负责人表示,实在无法承担人工费用上升的负担,不得已只能考虑裁员。

报道称,不仅是中小型企业,大型快餐连锁快餐店也为此头疼不已。自动化代替人力成为不得已的方法,麦当劳无人订餐系统已经进入170家分店,乐天利三成门店使用自动订餐系统。政府为了实现消费主导型增长,决定大幅上调最低时薪,但是能否取得期待的效果还是未知数,最棘手的问题便是中小企业的雇人成本直线上涨。韩国中小企业联合会不久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如果最低时薪在未来3年内突破1万韩元,55%的企业称将面临破产。

资料图:韩国便利店。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23 00:13:01)

【延伸阅读】中国在美留学生面临心理挣扎:学业压力大 不想辜负父母

参考消息网12月14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12日发表作者海伦·高题为《中国人,在美国学习,挣扎》的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2015年秋天,研究生最后一年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哪里出了问题。早晨醒来,心怦怦直跳。在讨论课上,我说出来的句子断断续续,同学的声音特别刺耳。

这种焦虑突如其来。我当时已经离开北京的家在美国学习工作了8年。随着时间的推移,研究生院的与世隔绝、第二种语言的阅读重负以及距离给我跟北京亲朋的关系造成的压力都开始叠加。

我试图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忆起同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遇到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发生的时候似乎只是一些小小的低潮:错过的课、失眠、突然缺席群体活动、充斥着阴郁形容词的脸书长帖。

2016年有54.45万中国人留学海外。一份更近的报告说,仅美国就有32.9万中国留学生。对于这些学生来说,这个机会是课外花数不清的时间准备美国标准化考试之后取得的成果,意味着从中国无情的教育体系下解放出来。

但是,这些胜利也有隐藏的危险。耶鲁大学研究人员2013年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45%的中国留学生称出现抑郁症状,29%的人称有焦虑症状。这个数字令人震惊,因为美国大学里一般人群的抑郁比例和焦虑比例只有13%左右。

中国学生承认在国外生活面临的常见挑战,比如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但他们也提到学术压力是导致紧张的最常见原因。尽管他们都听说过博雅教育,但还是常常对取得好成绩所需的学习强度感到惊讶。很多中国人只看重成绩的思维方式并不适应强调过程分析和批判思维的教育体系。

因此,当呕心沥血记录下来的一堆堆笔记形不成论文提纲,或者历史考试的问题是有关某种假设的情况而不是他们牢记在心的资料年表时,帮助中国学生在国内取得成功的决心和毅力反而可能加深他们在国外的受挫感。

中国留学生经常提到的一种困难也无助于缓解这种受挫感:那就是难以和学术顾问形成有益的关系。一项研究采访了美国西南部一所大学的19位中国研究生,试图了解他们的压力来源。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说到难以与顾问建立信任。有些人担心语言障碍可能使顾问怀疑他们的智商。有些人承认夜不能寐地琢磨自己沟通时犯下的错误,比如说话时结结巴巴或者给顾问写邮件时用词不当。

这些挑战看起来也许再普通不过,很多挑战美国学生也不陌生。但是,对于从小到大都被灌输学习成绩几乎等于前途和自我价值的中国学生来说,这些挫折对他们的信心可能打击极大。知识自由的光明前景最后常常带来一种不安感,使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失败。

对于这些学生的大部分来说,失败的代价也并非是一种虚幻的想象。绝大多数中国国际生都支付全额学费。一年大概五六万美元的费用是中国城市人口平均可支配收入的10倍左右,往往需要工薪家庭倾其所有甚至出卖房产。涉及到唯一的宝贝孩子的未来,家长毫不犹豫地做出那些牺牲;但对于凭良心做事、拼命要达到学术要求的美国大学新生来说,这种重负就像雪崩一样压在身上。

芝加哥的一名中国学生说出了一种流行的意见。她对澎湃新闻说,她经常怀疑,自己的成绩是否对得起工薪族父母在她教育上花的钱。

像这位学生一样的人很难在最近的数据中找到安慰:根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9月出台的报告以及智联招聘的数据,80.5%的归国留学生每月收入不到1500美元(约合9927元人民币),平均收入只比内地高校的毕业生略高。

共同的困难使中国学生面临苦恼时彼此寻求帮助。但是,因为中国严重缺少受过良好培训的心理专家,对于不少学生来说,心理治疗仍然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耶鲁大学的调查发现,尽管心理疾病的发病率令人警惕,27%的中国学生从来没听说过大学有心理咨询服务,只有4%的学生使用过这些服务。

有些尝试过这些服务的人感觉并不满意。除了长时间的等待和有限的面谈时间,还有更棘手的问题。当语言障碍是压力和顾虑的一个原因,中国学生怎样用外语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绪?当治疗专家可能只尝试过熊猫快餐(经营美国化中式快餐的连锁餐厅),他们如何表达对中国菜的渴望与怀念?

像普渡大学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等少数机构都设立了专门针对中国学生的咨询服务。更多的学校需要仿效。雇佣讲中文的心理治疗专家可能是理想的解决方案,尽管有资质的人选可能难以找到。

由顾问主持的非正式支持组织和延展计划已经从亚裔美国学生那里得到积极反馈,这些组织和计划也可以扩大到中国留学生。大学可以雇佣培训已经适应当地生活的中国学生,作为中国学生社区的顾问。

在多数美国大学,中国学生都是最大的国际生群体,他们的学费提供了急需的收入来源。大学管理者应当更加努力地满足他们的精神健康需求——至少要像这些学生为获得录取一样努力。(编译/赵菲菲)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2017年3月7日拍摄的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哈佛大学。新华社/美联

(2017-12-14 00:12:00)

【延伸阅读】英媒称中国留学生渴望回国:忧跟不上中国速度被抛在后面

参考消息网10月23日报道 路透社10月17日刊登文章,题目为《中国年轻女子海外逐梦,但渴望回国》。文章摘编如下:

左爱宁(音)一直在奋斗,一直在做计划。

她在中国东北的长春读的高中,由于成绩优异,被北京的一所有名的经贸大学提前免试录取。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拿到商业英语学位毕业后,她开始做下一个计划。

左爱宁梦想出国留学,她申请去美国的乔治·华盛顿大学读书。她的父亲是一名会计师,母亲是一名电子设备技术员。

她被录取了,并且最后获得了会计硕士学位,在华盛顿获得了一份税务顾问的工作。

她计划留在美国,但是由于没有连续两年获得渴望得到的美国工作签证,她当时的这个计划岌岌可危。

好在去年,她最终获得了工作签证。

不过,实现了梦想后,这个女孩却向往祖国了。

她一直有明确的职业目标,但是对祖国有强烈的自豪感。

而现在,她骄傲地目睹着中国在崛起,想着是不是该回去了。

她说:“中国很多行业发展很快,有朝一日,中国在技术和市场方面可能超过美国。”

今年秋天,她回国办一些正式文件。在北京一家公园休息时,左爱宁说,她在中国看到的变化让她非常惊讶。

例如,金融技术的进步,迅速让中国城市变得不用现金,这让人感到意外。在中国城市无处不有的共享单车等现象也让她惊讶不已。新的东西开始困扰她。

她说:“这次回中国,我感觉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如果我返回美国,就会很容易被(新事物)抛在后面。”

她说,这可能会让她调整自己的计划。

她若有所思地说:“我现在的生活是5年前计划的。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平台和机会,能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会毫不犹豫地回国。”(编译/刘宗亚)

漫画:回归 新华社发 徐骏 作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0-23 00:12:02)

猜你喜欢